【听涛】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

2020年9月16日 0 条评论 17 次阅读 0 人点赞

这家公司是环境产业最早的参与者,在其创始人的带领下,见证、推动了产业的发展。它曾经在行业里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供水、污水、固废领域都有经典之作。它顺应大势而生,如今却已陨落。它的案例告诉行业:没有伟大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听涛】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插图

《听涛》链接

点击此处观看E20首档视频节目《听涛》“聊聊环境产业那些事”

傅涛讲述环境产业那些事儿 《听涛》今日正式首播

《听涛》第一季收官:在这里听懂环境产业(附部分精彩内容摘要)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涛。

今天我跟大家聊聊大家耳熟能详的金州集团。金州是中国最早成立的环保公司之一,1988年就成立了。金州这个公司是外资公司,蒋超先生是美籍华人。他在美国加州,往回投资的,以前加州的名字(别名)叫golden state,就是金州,他的公司的名字取自于加州。我有幸去过他在加州的家。

蒋总在美国华人届是很有影响的,尤其在2000年以前。也是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蒋总带领的金州公司从1988年开始,12年(间),实际上,推动了中国引入外资的很多工作。

一代人物

2000年他有多厉害呢,给大家讲个小故事。

张朝阳筹备搜狐的时候,在美国募资,见的前三个人里就有蒋总。蒋总英文名Peter,在加州华人里头的商业领袖。遗憾的是,蒋总当时没有看懂互联网,错过了对搜狐的投资。因此是他一个心结,这个心结造成了2000年,他强烈建议参与发起了中国水网,也就是现在的E20。其实E20的产生跟蒋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延伸下来,跟张朝阳的忽悠也有关系。

蒋总实际上是一个推动我们环境产业增长、发展的见证者,绝对是一个先锋人物。他所领导的金州是环境领域里头独树一帜的、始终领跑的一个企业,虽然现在面临很多的困难,在做不下的一个边缘,但在我们环境产业的历史上曾经叱咤风云。现在(金州)的历史到了32年,也可能金州走到了最后的环节。但是这32年中间,他参与了中国环境产业的变革是历历在目,而且是功勋性的人物。在5年以前,在我们的水业战略论坛上,我们评选了五位对我们环境领域有功勋的人物,蒋总名列其一。

金州传奇

金州有多厉害?在行业影响有多大呢?我举几个例子。

一个是金州所控股的太平洋是中国第一个水处理的合资公司。他们注册在南通,因此南通成了中国水处理自动化系统的高地,很多搞水质控制的人才都出自南通。太平洋是个供水厂,其实它自污水领域同样是大名鼎鼎。

金州控股的建工金源,投资了亦庄污水处理厂,是北京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污水处理项目。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打开了污水处理行业外资进入的一个窗口。

金州所参与的水源十厂项目,这个项目一直在跟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关于水源十厂项目故事非常多。我们找机会专门再谈。水源十厂项目牵动了威立雅、苏伊士,包括金州,以及很多著名企业的身影。这是中国供水水厂BOT规模最大的一个项目,至今也在充满争议中前进。这个过程中,金州一直是参与者、推动者,而且是核心的力量,还有对北京的供水改革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还有一个项目,更加有影响的,是高安屯垃圾焚烧厂,它是2008年建成2009年运营的中国当时单体最大的一个垃圾焚烧厂,炉排炉的焚烧厂。这个厂是建设部第一批所评定的三个5A级的垃圾焚烧厂之一。因为高安屯地处北京,吸引的参观人群是最多的曾经每年要超过万人,各种专业人士去。

讲金州的历史,实际上都是我们环境产业历史上可圈可点的重大事件。

可以这么讲,我们的环境产业早期改革开放一直到2010年之前,基本上,重大项目,无论供水的污水的垃圾的,都有金州的身影。另外在人才上,大量的人才在金州镀过金,他们在最高的时候,2010年的时候,收入可以达到14亿人民币,那当时是一个非常高的收入水平,员工总数超过2000人,很大一部分是高级人才。很多人在金州镀过金,蒋超正好又姓蒋,行业里头称他蒋校长。

蒋超的企业家精神

金州发展的历史在推动着产业的发展。今天也想聊聊金州为什么能够在我们改革的大浪中间引领潮头,能够始终站在前沿。

我觉得第一个跟蒋超的战略眼光有关。

大家知道,八九十年代,美国是神一样的国家,在中国人眼里,带来了很多先进的理念,所以中国最早改革开放,我们水务改革开放,就是以建水厂、引入外资作为核心启动的。(当时的)建设部前后批准过100多个外资的援建项目,就是引入外资的项目,很大一部分金州都参与了工程服务,最多的时候他们参与了300个城市的服务项目。因此,蒋超也有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

之后中国,从1998年开始,进入了投资体制改革,我们开始做BOT项目。1998年后,政府开始有了供水价格管理办法,水务变成一个采购服务的商业模式,蒋超在这个背景之下也做了转型,他投资了太平洋、建工金源、金州工程,三驾马车,分别聚焦在供水、工业废水以及固废领域。这三个领域的EPC工程,金州集团投资的三个公司是领跑者;和当时的桑德集团一起,构成了我们环境产业在EPC环节的主力军。

之后进入投资体制改革的时候,他们也是率先进入到BOT模式,刚才谈到的高安屯也好,亦庄也好,水源十厂也好,现在大名鼎鼎的项目,早期金州都是参与运作的,甚至一部分前期费用是他们出的。他所有的动作,所有的举措,都符合了我们改革开放的大势,符合了我们市场根本的需求,再加上他比较高的站位,构成了一个核心的成功要素。

第二个我觉得蒋总的气魄大。其实这个人有豪气,很大方,我也有很多朋友、同学在金州工作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学到了很多东西。

金州能够成功还跟蒋超的勤奋有关系。我说金州蒋超应该是个鸡腿儿老板,因为他最喜欢吃的竟然是肯德基,无论加班多晚,拿一桶鸡腿儿,其实造成了他的体型并不健康。他每天晚上开会,外号夜总会,开得很晚,经常吃鸡腿儿,没有太大的食欲的爱好。

他这种勤奋,对饮食的不讲究,造成了后面生病,3-4年前得了癌症,尽管得了癌症,仅仅过半年,动完手术后他跟我说他的病好了。当时我很吃惊,在原来中国人看来癌症是一个很大的病,在他看来当感冒一样,他说他的癌症好了,可以重新捡起来事业,进一步去点燃他的雄心。他确实也当自己好了,但他身体的条件,因为长期的劳累,辛苦加班,又有这样的冲劲,再加上不是特别健康的饮食习惯,造成他的身体是比较虚弱的。

但这种精神,他永不言退的性格,加在一起,构成了金州在2008年之前是非常成功的,这种成功是刚才所说这几个因素所决定的,根本还是符合了我们的大势。

如果说金州的成长是因为大势所然,金州的困境也是大势所然。

【听涛】那个属于金州的时代插图(1)

金融危机带来致命打击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对金州的打击是致命的。因为金州曾经完成了环保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私募,1.5亿美元的美林的资金。遗憾的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美林破产了。美林的股权被别人接手了,变成了债权,因为不能上市以后断绝了资金的再融资。金州项目融资大量的需求变成了力不从心,因此蒋总丧失了金州资产部分的控股权。

我客观地讲,2008年之前,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就是金州。2008之后,龙头的地位由桑德替代了。再之后,我上次说到,我们民营企业的龙头实际是博天,我们一直有一个龙头。

但金州的跌倒,它已在龙头上很难下来。金州无论是在水务领域还是固废领域,都曾经是名列我们行业十大影响力企业。但是2008年后,这一次挫折,金州的资金已经跟不上第一梯队的扩张速度。但是蒋总心态上没有把自己当成第二梯队的公司,依然在第一梯队公司的心态上,曾经沧海难为水,很难下来,这种心态,造成了扩张的面仍然非常宽。除了水、固废传统领域之外,又涉及到新能源,包括鸟巢等等,有些不是我们环保行业的这种需求,也在不断的扩张之中。因为这种神一样的公司很难简单下凡,如果不能在心态上下凡,能力上又下凡了,其实会造成一种错位。这种错位一点一点地把金州的资产、品牌、人才在吞噬,其实金州就像一头曾经非常壮大的骆驼,一天天的消瘦。

致敬与追问

我们之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在金州并不是经营很好的情况下,我们要谈谈金州,一个是我们代表行业,代表E20,向金州,向蒋超这样的企业、企业家发自从心里的致敬,他们就像是普罗米修斯,盗了火种,到了人间一样,没有他们的开拓,环境产业没有今天这样的发展。

所以我说,第一我们怀着一种敬意,我想很多人在金州工作过、联系过,有感情,相应地有很多的记忆。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向蒋总、向金州表现一种敬意。

第二个方面,我也想总结一些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这么红火的有生命力的公司,怎么会在一个12年,也是在鼠年,2008年,现在是2020年,鼠年可能是有点,坎坷的年。2008年,我们有地震,虽然有奥运会,2020年,迎来了这么庞大的疫情,对每个企业每个人都是一种冲击。我们在12年之后,来重新看一下金州在这个背景之下第一次跌倒,它其实完全由很多的机会,再起来。

内部战略、管理与外部大势

2008年到2018年,或者2017年,是中国环境产业最迅猛增长的十年,我认为是黄金十年,这十年开始有了碧水源的上市,有很多后发优势的(企业),包括博天,都是在后来成立兴起的公司。我们不断拓宽了我们的服务领域,每个领域都成长出了几家甚至更多的领跑的上市公司,但金州没有抓住,一个都没有抓住,就因为它手伸得太长了。原来它是一个面儿很宽的公司,如果真的配以百亿级的收入,大量的资金,它是成为一个可以跟北控、光大媲美的一个大的环保公司。遗憾的是,资金链断了,没有及时调整,它依然按照这样的战略步骤去进行扩张,实际上造成了力不从心,力不从心就一个都没做好,其实每一个点都可以成就金州的再上市。甚至当时它的三个公司都有不凡的表现,像建工金源这样的公司,其实后来走向了分离,因此孵化出了中持环保,有了自己的上市路径,而且现在是行业著名的力量。许国栋许总原来也是金州系重要的一员大将,实际上他是一个帅才,带领中持走向了一条新的路。其他的(公司),太平洋,去年实际上遭受了最大的挫折。他们三大公司其实都没有跟上当时我们市场的需求。

所以我说第一个问题就是在能力跟不上的时候要及时调整战略。战略不能及时调整造成了过宽的战略,拖累了集团的支付能力和支撑能力。

第二个金州虽然是个大公司,我以前说过,它像一个大的小公司。

虽然公司体量很大,过百亿的收入,但是合并报表来的,每个经营主体是下沉的,集团的管控能力并不够。在一个顺风顺水的黄金期,集团能够带着大家一块成长,如果集团上市了,三个公司都会有很好的发展,一旦集团受挫,各个二级经营主体就会面临压力和膨胀。所以,没有一个很强的集团管控,也是金州造成了后面战略性不能落地。虽然蒋总意识到了很多战略不合适的地方,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对自己的二级公司产生有效的持续的正确的战略调整,错失了很多的机遇。这跟他的管理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个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大势的影响,金融危机的影响。

2008年之后,有很多战略性的错误,但仍然没有倒下,之后还有了跟北控合作的机遇,也有了跟东湖高新的战略合作的机遇。其实就是因为我们行业的大势仍然在,它仍然可以看到很多东山再起的机遇,而且资本人也相信这个发展。2017年,是个转折点。2017年,资本市场开始对环境产业重新看待。上次我说了,我们环境产业2017年,2018年,从仙界下凡了,从平均50多倍的PE,整个跌回了外行业的平均PE,跌回到20多倍的PE。这个资本的落差让我们很多体质弱的环保公司产生了虚脱,金州就是一个。其实2018年之后,金州雪上加霜,本来就没有很好地完成战略转型,在这种战略性的调整之下,这种PPP的风暴之下,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包括金州在内,受到了进一步的打击。现在它是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

企业的真正价值

我想补充一点,金州之所以错过了好多的机遇,因为跟哪儿跌的跟头,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蒋总一直认为,资本市场是企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花了大量的力气,再去做那个融资,对业务的不重视,对客户的藐视,或者说忽视,一定程度上没有把它的优势发挥,而在劣势上进行行走。这就造成后面丧失了好多的机遇,其实蒋总是一个非常有市场头脑,非常有战略眼光,实际适合跟客户在一起的一个老总。金融反而是他的短板。最终也没有在金融上真正形成补位。企业的价值不是算出来的。企业的价值最终是在客户那里创造出来的。当你为客户创造价值,企业才会有增长的空间。

观点总结

今天我们在这里对金州的分析,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想阐述的几个观点:第一个,一个企业的发展离不了外面的行业的形势,第二个,一个企业的战略要跟你的核心能力、核心的供给,要匹配。一旦不匹配,实际上是很难完成发展的。第三个我觉得要有及时的调整,这个调整、变化,金融周期的变化,有周期性。行业里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发展都是长期性的,尤其是投资项目,我也不主张,轻资产的没有资产能力的民营企业,其实金州本质上是个民营企业,它形式上是个外资,它并不同于真正的外资企业威立雅、苏伊士,是国际500强企业,它的骨子里其实是个民营企业。一个民营企业在战略的选择上,要有一个适合自己的跑道,我觉得民营企业应该更加倾向于完成自己的技术、服务。

在这个录制的最后,我也是刚才说了,我也希望我们这个行业共同致敬金州,致敬蒋总,感谢金州和蒋总一路走来为我们带来的点点滴滴,为我们带来的精神的物质的财富。另外我也在呼吁,在蒋总最困难的时期,其实行业里头,如果有能力给蒋总一些援助,这些援助具体是什么,可以再联系。也希望,所有的先行者们,所有为行业做出贡献的盗火者能得到一个很好的归宿。

谢谢大家。

编辑:陈伟浩

e6cf4660b52e5a8e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