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黑臭水体出现反弹,治理难在哪儿?

2020年9月16日 0 条评论 17 次阅读 0 人点赞

  黑臭水体是我国当前最为突出的环境问题之一,群众关注程度最高、反映问题最为集中。记者近日在浙江、山西、广西、福建、云南、贵州、河北等地走访发现,一些曾经的黑臭水体经治理再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之景,但也还有部分黑臭水体顽疾待除。

  相关阅读

  黑臭水体大考:流域治理需产业协同及系统协调的组织机制

  第三批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竞争性选拔结果公示

  葛洲坝让黑臭水体变靓丽景观的背后魔法

  总投资37.5亿!我国首个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项目在开封市全面投入使用

  黑臭水体是我国当前最为突出的环境问题之一,群众关注程度最高、反映问题最为集中。

  记者近日在浙江、山西、广西、福建、云南、贵州、河北等地走访发现,一些曾经的黑臭水体经治理再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之景,但也还有部分黑臭水体顽疾待除。

  城市黑臭水体如何成功脱黑?“摘帽”后的黑臭水体又当如何防止反弹?

  黑臭水体脱黑四法

  夏日骄阳照在粼粼河面,河边生态护岸间隔种植杨柳、美人蕉等植物,河底增氧设备翻起气泡为水体增氧……这是记者近日在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丁兰街道五会港和丁桥新城二号港交汇处看到的景象。

  这里多年前却是另一番样貌。“以前辖区内有工农业用水直排,河道水质不容乐观,沿河群众投诉很多。”江干区丁兰街道办事处主任徐振玮说,2014年开始,属地政府协调各部门对河道进行综合治理、水岸同治。整治完成后,群众从以前的“掩着鼻子躲”到“没事就喜欢来”。

  “现在河边绿道就是健身休闲的好去处,河边还有定点垂钓区,大家真正享受到了河道治理成果。”家住丁兰街道大农港附近的市民周灜说。

  山西省太原市有汾河自北向南穿城而过,两岸9条边山支流依次注入汾河。这9条河曾是污染重灾区,各种污水在河床横流,两岸臭味弥漫、蚊蝇滋生,更有大量违建、废品回收站等,居民普遍不愿靠近。

  近年,太原市加力治理这些边山支流。工程完工后,不仅出现了居民梦寐以求的清河绿岸,河边还全部建成城市快速路,直通汾河沿岸已有的快速通道,构成新的市内快速交通系统,在补短板的同时拓展了城市发展空间。

部分黑臭水体出现反弹,治理难在哪儿?插图

  那考河多年前曾是广西南宁市的一条“臭水沟”,如今,那考河已蜕变成绿树环绕、 风景秀丽的湿地公园(7月18日摄) 周华摄

  除浙江、山西外,记者在河北、福建、广西、贵州、云南等地走访发现,很多地方黑臭水体均已返清,赢得群众赞誉。其治理举措大致有四:

  有的截污为先,源头治理。那考河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内河竹排江的上游支流,最多时河道沿岸有53个污水直排口,建筑垃圾多达500多万立方米。南宁针对所有污水直排口实施“一口一策”的整治措施,新建8公里污水管线,将污水彻底截流,并在上游建设一座处理能力5万吨/天的污水处理厂,将河道两岸和周边地区的污水全部入厂处理。

  有的堵疏结合,综合治理。为防河道垃圾污染,河北省衡水市彻底清理打捞市区各河渠沿岸垃圾、水面漂浮物,并设置警示标志,落实管理责任制。同时增加垃圾收集设施投入,强化日常运维管理,完善河渠沿线垃圾收集转运体系。

  有的水岸共治,生态修复。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副镇长、黑河河长李琛分析,过去河道环境不好,附近群众也没把身边的河流当成母亲河,存在向河道倾倒垃圾的习惯,近年晋中在整治河道时,着力建设河岸绿地休闲区,把垃圾臭水河变成居民身边的景点,促使居民爱河护河。

  有的建章立制,发动群众。贵阳市针对每一处黑臭水体,建立管网维护机制、垃圾收运、水质监测机制和信息公开机制等,在细化工作的同时,方便群众监督。广西治理城市黑臭水体则以人民群众满意作为主要评判标准,从单一的政府治水转变为“政府+民众”共同缔造。截至今年6月底,广西70段城市黑臭水体已基本消除67段,消除率达90%以上。

  部分黑臭水体出现反弹

  在各地各级政府治理黑臭水体取得成效同时,部分现存黑臭水体仍在影响当地群众日常生活。

  位于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的小湾河是金钟河上游,也是贵阳市“三口水缸”之一阿哈水库的重要补给水源。根据相关部署,观山湖区与贵州水务股份有限公司通过PPP模式开展合作,于2015年9月启动小湾河水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程。

  7月初,记者沿小湾河流域走访发现,经过整治后的小湾河河道虽有改善,但沿河排污口并未完全消除,作为饮用水源河的小湾河污染仍然严重。在位于贵阳市观山湖区同城南路附近的小湾河上游,记者看到河水水体呈“白汤”状态,并有明显臭味。

  一位在河面钓鱼的市民说:“小湾河污染是出了名的,前些年进行过一些整治,但是效果不好。我们在这里钓鱼纯属娱乐,这里面的鱼谁敢吃?”

  在广西合山市汇景小区附近,记者看到一个排污口流出的污水正排入附近菜园。合山市市民谭先生说:“这都是附近小区排出来的生活污水,虽然市里修建了污水处理厂,市民要交0.8元/吨的污水处理费,但是排出来的还是污水。”

  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西部有一条太榆退水渠,承担着晋中市区防汛排洪的重要任务。其中快到污水处理厂的上游一段,由于需要截污入厂,水体流速极缓,开始变得黑臭。

  在这段渠边的东贾村村民眼中,这条“臭河”是几代人的心病。村民反映,由于村子就在太榆退水渠边,每到天气热时家里就容易飘进臭味,亲友来串门,待一会就想走。“我们也知道水渠是供城市泄洪用的,填不了也改不了道,几辈人就这么忍过来了。”一位村民说。

  近段时间,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横江渡河道降雨后出现的污水直排,让市民黄女士很“揪心”。顺着她的指引,记者沿横江渡往上游追寻污染源,在建新中路附近一处桥下发现,与截污井相连、直径约70厘米的管道正汩汩冒出黑水,周围水域也被染黑。

1
2

编辑:王媛媛

e6cf4660b52e5a8e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