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

2021年5月30日 0 条评论 14 次阅读 0 人点赞

  近年来,广东省广州市以人水和谐的治水新思路,不断加大黑臭水体治理力度,让全市一条条黑河、臭河、垃圾河重获新生,河湖生态系统日趋健康,久违的“晴日白鹭成行,夜晚流萤飞舞”的美丽水岸景象又出现在市民面前。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

流溪河白鹭栖息

  认识到污水是由数据显示,目前,广州市13个国省考断面水质全面达标,其中鸦岗断面在2018年曾是劣Ⅴ类水体,现已稳定保持在Ⅳ类,石井河口断面由曾经氨氮超过20mg/L,到现在水质上升两个类别达到Ⅳ类。

  广州治理黑臭水体究竟是怎样做的?当中又有哪些经验?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走访了广州市水务局。

  治水思路“一大变”:治水先“治人”

  人的无序活动产生的人为之水,治水应治人为之水,而非天然之水,是近年来广州市治水思路的改变。只有把人“治”好了,规范了人的行为,把人类无序的排污行为变成有序的,把对自然的破坏变成可控的,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黑臭水体问题。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

石井河白鹭齐飞

  创新推行“四洗”清源行动。所谓“四洗”,即“洗楼、洗混凝土管、洗井、洗河”,利用“绣花”功夫深入开展源头治污工作。“洗楼”是指对各镇街范围内的所有建(构)筑物进行全面摸查,对“五违散乱污”等进行整改。“洗混凝土管”是指对市政道路和排水管单元周边配套的排水管混凝土管网进行摸查,对存在结构性和功能性缺陷的混凝土管网进行整改。“洗井”是指对排水管单元内及市政道路上的所有雨污水检查井进行调查摸底,整治错接乱排问题。“洗河”是指集中清理河岸、河面、河底以及河道附属设施的垃圾和其他附着物,保证河道整洁有序。“十三五”期间,广州市累计“洗楼”约172万余栋,“洗混凝土管”约1.6万公里,“洗井”约60万个,“洗河”4209条次,清理河道垃圾杂物约16.79万吨,清理河岸立面约6196.21万平方米。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2)

番禺区“洗河”行动

  铁腕扫除违建等岸上污染源。违建不拆、劣水难治,2016年以来,广州河涌违建拆除面积已达1300多万平方米,腾出了河道空间,贯通了巡河通道。2020年,完成纳入省考核的15351个“散乱污”场所整治,完成养殖规模50亩以上池塘治理20.4万亩。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3)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4)

南沙区 潭洲滘涌拆违前后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5)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6)

黄埔区 宏岗河拆违前后

  此外,“十三五”期间,广州市新扩建污水处理厂32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约275万吨/日,全市污水处理能力达到约774万吨/日。新建污水混凝土管网1.89万公里,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生态修复“三板斧”:降水位、少清淤、不搞人工化

  除了治水先“治人”、控源动真格、截污攻坚战,广州市还坚持推行降水位、少清淤两个关键创举,充分利用自然本底,进行水生态原位修复,取得了显著治水成效。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7)

从化区 鸭洞河市民戏水

  降水位,即河涌维持自然低水位运行。一般使河涌水位上游保持自然水位,同时确保河涌的最高水位不高于雨水口或者各类拍门(闸门)。低水位运行后效果非常显著:一是暴露沿线排口,方便工作人员进行溯源改造;二是提高水体透明度,在河流水动力与光照作用的催化下,河内污染物会进行氧化降解;三是降低混凝土管道运行水位,实现了污水处理系统提质增效的目标;四是可以腾空涌容,降低河涌水位后,可以在汛期大大增加河涌调蓄容量,减少内涝发生。

  市水务局副局长李明向记者介绍,低水位试点实施时存在一定的压力,因为河涌降低水位后,河道恶臭现象更为严重,市民怨声载道、纷纷投诉。水务部门坚持实践,一段时间后,河涌内的底泥开始变薄,慢慢变成河沙,恶臭现象渐渐消失,河涌水生物种开始恢复。据了解,目前广州有100多条河涌维持低水位运行,均收到良好效果。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8)

清澈见底猎德涌

  所谓少清淤,是指河底的淤泥就地资源化利用。把淤泥平铺在河床底或堆砌在河床两侧,通过降低水位及种植水生植物,将淤泥内黑臭污染物逐步氧化分解,最终留下河沙等。过去,河底淤泥一直被认为是污染物,经常会采取工程措施将淤泥挖除外运处理,这种方法只能治标,清淤不利于恢复河涌生态,而且淤泥处置不当容易造成二次污染。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9)

天河区车陂涌

  广州水务部门采纳了有关专家的建议,在河涌以清理垃圾为主,将涌底淤泥就地资源化利用,大大节约了工程投资,降低工程实施难度,取得良好的修复效果。如今,广州许多河涌通过少清淤的方式,在不影响河道行洪安全的前提下,修整河床形成各种浅滩区,淤泥见阳光,中间走活水,形成一个个景观优美的河底湿地。

  不搞人工化,是不做人工化的生态修复举措。在总结之前治水经验的基础上,广州市发现,以技术性的手段去进行生态治水,无论多么“犀利”的技术,总有费用高昂、治理效果不稳定、不符合实际需求等局限,因此,广州市不采用生物浮岛、石墨烯净水、河涌曝气、水底绿植等人工化生态治水方式。

  集约治水“三个不”:不建闸、不调水、不盲目对尾水提标

  广州市在黑臭水体治理中始终秉持集约、节约理念,在工程实践中坚持不建闸、不调水、不盲目对尾水提标,大幅度节约了投资,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高度统一。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0)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1)

白云区 景泰涌开闸前后对比

  一不建闸,底气在于清污分流的有效落实。针对雨季污水溢流、内涝频发等问题,广州市全力推进2.6万个排水管单元达标及443条合流渠箱改造工作,推进清污分流整改,让“污水入厂、清水入河”。截至2020年底,全市排水管单元雨污分流比例已达68.89%,合流渠箱已有82条改造完成。同时,成立市、区排水管公司,大力推行排水管一体化混凝土管理。2018年至2020年底,市、区排水管公司已累计向各业主接收排水管混凝土管网2.13万公里,完成4.97万处混凝土管道隐患整治。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2)

排水管公司工作人员正在“洗混凝土管”“洗井”

  二不调水,关键在于再生水的资源化利用。在全面截污的前提下,广州市采用附近污水处理厂的尾水进行河道生态基流补给。在猎德涌,以往利用珠江水进行补水,但引调的珠江水透明度不够理想。2020年,在大观净水厂完工并稳定运行后,猎德涌停止了原来的调补水方式,改用大观净水厂的优质再生水对河道进行生态基流补给。猎德涌不再长距离引调水,每年节省调水耗电、运维等费用约305万元。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3)

沙坑涌 旧貌变新颜

  三不盲目对尾水提标,信心在于交还自然净化。广州市严格按照“水十条”有关要求,不采用简单地通过提高污水处理厂出水标准来提高水质质量,而是充分发挥河涌自我净化能力,利用自然的力量来提高城市河道水的生态品质。广州在长期实践中发现,利用污水处理厂尾水补水方式,可以使尾水经过河涌、湖泊等生态系统的进一步净化后才排放到环境中,对水环境改善十分有利。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4)

花园式的石井净水厂

  李明现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原广州市车陂涌治理工程方案(2015年)及广州市三涌补水工程(2009)为计算标准,对全市列入国家监混凝土管的147条黑臭河涌和重点整治的50条河涌进行整治资金匡算,广州市不清淤、不调水、不建闸、不调蓄、不搞人工化生态修复、不提标污水处理厂处理标准到准Ⅳ类、不在污水处理厂设置初雨处理设施等7种做法,在实现治水目标的前提下,节约了工程投资匡算达429亿元,节约年运行费用可达12.9亿元。

打破传统思维,广州探索低成本可持续的低碳生态治水之路插图(15)

海珠区 阅江路碧道

  下一步,广州将继续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持续推进城市水污染治理。同时,全面落实系统治理理念,将由单一的功能性治水向全要素系统性治理转变,开展水务全生命周期混凝土管理体制建设,以流域为单元核算“水账”,加快实现有河有水、有鱼有草、人水和谐的美丽愿景。

<来源:广州市水务局>

admin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